2014年10月2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出席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備忘錄簽署儀式的各國代表。新華社記者 黃敬文 攝
  中國日報網12月31日電(遠達)亞洲基礎設施開發有巨大的融資缺口。根據亞洲開發銀行估計,2010-2020年十年期間,亞洲地區需要投8萬億美元基礎設施資金。在APEC會議和“一帶一路”規劃的雙重推動下,亞太區域基礎設施投資將迎來新一輪增長。
  《金融時報》首席金融記者桑曉霓12月30日報道稱,應最近的一系列計劃,新一代金融機構紛紛成立,具體而言,有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的新開發銀行和絲路基金。它們合起來擁有北京方面承諾的近1000億美元資金(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這些計劃標志著中國的開發事業出現了轉變,直接投資的流出超過了流入。這些計劃也對中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提供了支持,幫助中國為其最需要出路的那些行業里的產能尋找出路,比如水泥和鋼材。
  但這些機構的成立也引發了尖銳的質疑,人們質疑中國能否在提供基礎設施融資時堅持最佳慣例。
  此外,人們還擔心,這些機構可能會對現有的多邊機構形成挑戰,比如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ADB,由日本主導,但一些成員覺得美國對該行影響過大)。
  不過,這種說法或許有失公道。所有證據都顯示,中國自認為是世界的一部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在全球資本市場發行債券,新開發銀行計劃以美元放貸。此外,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行長很可能是廣受尊敬的金立群,他曾任亞洲開發銀行高官,也曾在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任職,而新開發銀行行長則將由印度人出任。
  即便中國成立上述機構有為自己的利益考慮的成分,這也未必意味著這些機構無法為全世界帶來福音,特別是鑒於我們的世界並不缺乏資金,但很多資金看上去都被用在了沒有什麼用處的項目上。其他地方似乎對為基礎設施提供融資興趣寥寥,儘管在幾乎所有地方,要為增長打下更穩固的基礎,都亟需基礎設施融資(日本可能是個例外,該國計劃建設一條新的、幾乎完全在地下運行的高速鐵路)。
  由於新的巴塞爾規則提高了為基礎設施提供融資的成本和風險管理難度,過去為基礎設施提供融資的跨國銀行如今不再願意這樣做。養老基金和主權財富基金仍然表示有興趣投資於基礎設施,而且它們的投資著眼於較長期限,因此它們是最合適的資金來源。然而,這些基金往往缺乏必要的專業能力。其他開發機構則根本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滿足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需要,截至2020年,亞洲需要的基建資金總額為8萬億美元。它們的過往投資記錄也並非完美無瑕。
  因此,中國通過這些新的融資機構與亞洲其餘國家構建的聯繫,很可能讓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等中資基建公司受益。中國建築公司的規模已然是全球最大的,《國際建築雜誌》稱,全球最大的10家建築公司有5家是中國的。
  基礎設施不足是制約印度發展的最大因素,在包括印尼在內的其他許多國家,基礎設施不足也仍然是個問題。多年前,一個國家消除過剩產能的一種方式是戰爭。而幫助其他國家改善基礎設施,看來是一種有益得多的方式。(編輯:王輝)  (原標題:英媒:中國資金可為亞洲基建帶來福音 - 中國頻道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卡路里

tiitugxx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